专家论坛

新零售催化智慧物流变革

2017年10月09日

在日前召开的“2017一带一路·中国智慧物流领袖峰会”上,京东集团副总裁、京东物流规划发展部负责人傅兵说,“当前,在消费者需求和零售技术更迭的双螺旋驱动下,第四次零售革命已经到来,并将深刻影响智慧物流的变革。”

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了解到,今年以来,以新零售、智慧零售、无人零售为代表的零售业态呈现爆发式增长,并迫使物流业加速向自动化、智能化方向转变。无论是阿里、京东、苏宁为代表的电商企业,以顺丰、圆通等为代表的快递企业,还是以运满满、货车帮为代表的车货匹配企业,都在抢夺智慧物流的风口。

我国智慧物流已具备出海能力

数据显示,2017年上半年,我国社会物流总额达119万亿元,同比增长7%。其中,与民生、消费有关的物流需求强劲,连续几年保持30%以上的增速。社会物流效应也进入较快提升期,上半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例为14.6%,与去年相比,同比下降0.3个百分点,而智慧物流的应用成为效率提升的重要原因。

在专家看来,当前,随着物流业的转型升级和物流业与互联网的深化融合,智慧物流发展迅速并呈现出新特点。

一、政策环境持续改善。2016年,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了《“互联网+”高效物流实施意见》;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》,提出多项支持智慧物流的具体措施;国务院今年发布的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中也提出,要发展智慧物流,推进产业自动化升级。系列利好政策的出台,为智慧物流的发展营造了良好的发展环境。

二、物流互联网快速兴起。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,大量物流设施通过传感器接入互联网。目前,我国已有超过四百万辆载重货车安装了北斗定位装置。此外,大量的托盘、集中箱等物流设施也已接入互联网,物流连接呈现出快速增长态势。

三、大数据的应用越来越广泛。物流在线化产生了大量的业务数据,而数据驱动的商业模式推动产业智能变革,大幅提高了物流的生产效率。

四、云服务得到进一步强化和保障。京东、菜鸟、苏宁、百度等企业纷纷推出物流云服务应用,为物流大数据提供了重要支撑,也强化了物流运营保障。

五、通过分享使用权而不占用所有权,智慧物流打破了传统企业的边界,深化了企业的分工协作,实现了存量资源的社会化转变和闲置资源的最大化利用。互联网+高效运输、互联网+智能仓储、互联网+便捷配送等一批创新模式成为智慧物流的典型代表。

六、人工智能通过赋能物流各个环节、各个领域,实现了物流资源的智能配置和物流环节优化,特别是在无人驾驶、无人仓储、无人码头、物流机器人等人工智能的前沿领域,一批企业已经开始了实验应用,甚至在不少应用领域领先国际同行。

亿欧公司联合创始人王彬认为,随着人工智能等新科技的发展,中国智慧物流走上了发展快车道,已形成了良好的产业生态,无论是智慧物流信息平台、智慧物流交易平台,还是智慧物流服务商都具备了出海能力。

智慧物流也成为解决物流领域供给侧结构性矛盾的重要利器。“智慧物流通过互联互通和协同共享,释放存量资源的使用价值,激发增量资源的投资效率,成为社会资源的整合者、分散市场的集中者、个性需求的满足者、紧缺人工的替代者以及绿色生态的创造者。”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会长何黎明说。

核心技术仍依赖国外

不少专家指出,近年来我国智慧物流虽然发展迅猛,但仍面临一系列问题。“比如,基础设施投入不足,物流标准化尚未形成,监管体系还不适应智慧物流发展的变化,不少传统物流企业的观念也有待进一步转变。”何黎明说。

钟鼎创投合伙人汤涛表示,物流基础目前还不完整,很多地方相对落后;包括自动化在内的很多核心技术还依赖国外,而国内企业大部分从事的是集成性工作,技术壁垒不高;目前的算法远没有达到大规模商业化程度;因为牵涉到软硬件投入,很多公司的大部分现金都变成了资产,对现金流影响非常大。

中粮我买网副总裁白光利认为,智慧物流分为三个方面——软件智能、硬件智能和管理智能。目前,我国物流业的硬件智能发展很快,但更重要的软件智能和管理智能还处于起步阶段。

在何黎明看来,我国智慧物流的下一步发展将面临几大趋势:物流的装配、设施、人员和货物将全面接入互联网,构成全覆盖、广连接的物流互联网;物流数字化程度显著提升,打破行业信息不对称和信息孤岛现象;共享、众包、众筹等创新模式将得到广泛应用,重构企业业务流程和经营模式;分布式的物流互联网将更加接近消费者,并逐步替代集中化运作方式,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;人工智能技术将快速迭代,信息化、智能化、无人化越来越普遍;绿色包装、绿色运输、绿色仓储将加快推广应用;智慧物流将带动互联网深入产业链上下游,以用户需求倒逼产业链变革。

运满满副总裁兼研究院院长徐强则认为,智慧物流的发展路径有两个,一是平台,二是跨界,需要用平台的思维对所有资源进行跨界整合,同时实现商业模式的创新。

新零售催生物流变革

在业内人士看来,电子商务只是拉开了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序幕,而第四次零售革命将对全行业零售包括商品流通体系产生深远影响。

汤涛认为,未来几年,智慧物流最大的机会在技术层面。如何通过人工智能,把底层数据变得更加高效,是一个巨大商机。新零售时代,城市里的前置仓会变成重要的基础设施,快销品分销体系也会出现变化。“整体来看,智慧物流行业将以技术层为先导,逐渐影响供应链层和客户层。”

傅兵说,在前三次零售革命中分别出现了百货公司、连锁商店以及超级大卖场。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到来则会推动物流业变革,具体体现为人、货、场的重构。在消费端,“所见即所得”要求物流服务要快、准;此外,消费者还需要更个性化、更有参与感的服务。在产业端,品牌商需要直接触达客户,短链化供应成为发展新趋势。在技术端,要求操作效率更高,并实现更大的社会协同和智能化决策。

因此,傅兵认为,在第四次零售革命中,物流已不仅仅只是承担运送货物的服务,而更多的是用物流拉动商品销售。也就是说,物流服务将直接影响消费者的体验,进而直接影响企业的经营前景。

上海大学需求链研究院的高峻峻博士则认为,新零售给供应链运营提出了挑战。无论是对销量的判断预测,还是对价格的调整,包括后续物流环节涉及的补货操作等,都会有较高要求。物流环节只有和营销、需求预测、商品开发等方面密切联系并进行整体规划,效率才能更高。“在新零售时代,物流环节要真正走向智慧化,大量数据和设备需要升级,但与此同时,也需要和企业战略尤其是需求端协同起来。这样,物流才能真正实现智慧化。”

(本文来源:经济参考报)